许久之后,两人才气喘吁吁恋恋不舍的结束,但都没有放开彼此,言晚仍旧趴在霍黎辰的怀里。

浑身软绵绵的靠着他。

熟悉的怀抱,让她所有的坚强,都在此时此刻,化作了小女人的柔情。

他们谁也没说话,气氛安静而又静谧。

都在享受着这久别重逢,来之不易的拥抱和幸福。

“言晚,我曾经在无数的夜里,一次又一次的想过这样的场景。就这么抱着你,什么也不做,安静到永久。

可总是想了无数次,怀里都是空的。”

霍黎辰轻声的说着,好听的声音仿若是呢南。

听的言晚又是心暖,又是心疼。

她脸颊靠在他的胸膛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嘴角温柔的往上扬着。

“我不敢停下来想你,只要一停下来,我就会恨不得不顾一切马上去云家找你,即使被云楚雄抓起来都没有关系,只要能见到你都好。

但我知道,我得坚强,才能带你和兔兔出来。

我就不敢让自己停下来,只要有时间,就一直学习。现在想起来,都不知道这一年多来,是怎么过的了。”

言晚抬头,目光深深的凝视着霍黎辰。

一字一句的道:“霍先生,我才知道,原来人生真的很长,如果没有你,那就是漫长煎熬的地狱。”

每一分每一秒,都是无尽的折魔。

霍黎辰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触碰言晚都脸颊,动作无比的温柔,眷恋。

“以后,再也不会分离了。”

言晚坚定的点头。

恩,再也不会分离了。

他们在彼此的眼中,看到了自己。

又眷恋了好一会儿,言晚想着霍黎辰的身体需要休息,还是强制闹着他先洗澡。

霍黎辰不情不愿的被推近了浴室里。

虽然他掩饰的很好,但还是看得出来的不太愿意。

言晚在浴缸里放好了水,就要给霍黎辰解衬衣扣子,霍黎辰却抓住她的小手。

沉声说道:“我自己来就可以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言晚愣了愣,倒是很意外。

之前她假扮夜思思的时候,他都厚脸皮的让她伺候他洗澡事宜,虽然不至于脱全部,但好歹上衣这些都是蹭着她脱的。

怎么现在,坦白相认了,霍先生反倒扭捏害羞起来了?

言晚狐疑的瞧着他,“你怎么了?”

霍黎辰抿着唇,神色有些暗沉,似压抑着什么,没有说话。

言晚打量了他好一会儿,又继续伸手。

“你不说,我就继续脱了。”

她刚动,霍黎辰就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他有些无奈,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:

“我身体太重了,你自己扶不起来,让卫七来吧。”

看着男人晦暗的眼睛,言晚这才陡然明白过来。

霍黎辰这是担心他的身体。

他瘫痪了。

言晚心疼的反握住他的手,这才回想起,这一路来,说了那么多的话,但是霍黎辰从始至终都不曾问过他瘫痪这事的后续。

他早就应该问问,他瘫痪还有没有的救。

但他却一直没有开口,这便是说明,他不确定。

他没敢问。

霍黎辰向来是无所畏惧的,顶天立地,但是这一次的挫折,却让这个无所畏惧的男人,折了腰。

他许是怕的吧,怕这个结果会是,无法治愈。

毕竟能把他救出来,已经是万幸了。

言晚低头,亲了亲他的手指,笑着说道:

“我的后半身还望着你宠爱,做一个幸福的米虫呢。要是你一直瘫痪,我米虫的梦想可就得破灭了。”

霍黎辰眼中光华闪动,他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。

低声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的瘫痪无法逆转,是假的?”

“这是真的,不然也瞒不过云楚雄和那群医生。”

言晚继续道:“不过,这是对外面的医生来说,确实是不可逆转,但是咱们家的百奇,可是能创造奇迹的神医。他会把你治好。”

最后几个字,言晚说的十分笃定。

霍黎辰心头的大石头,也轰然落地。

他紧绷的浑身仿若在瞬间松懈了般,轻轻地靠在轮椅上。

“不过你一个人,还是没办法扶起我的,叫卫七来吧。”

有了治愈的希望,霍黎辰整个人的状态都轻松了很多,对需要搀扶才能挪地方洗澡的事情,才没有那么介意了。

言晚却僵着没动,有些纠结。

她咬了咬嘴唇,嘟囔着,“可是我不想让卫七进来,虽然他也是男的,我还是介意他看到你的身材。”

霍黎辰眼底染上了笑意,摊手。

“那怎么办?或者,你让我就坐在轮椅上洗?”他严肃的想了想,“为了不让你吃醋,也行。”

言晚被他逗乐了。

两人又说了两句,最后结果是言晚将他衬衫脱下后,霍黎辰便要求她先卸妆了。

卸下她这层面皮。

他理由是他的身材,不能被其他的脸看见,除了言晚之外。

即使霍黎辰这是扭捏的故意找茬,言晚也依了他。

这张面皮确实是带的够久了,也该卸下来了,不然,她都快要分不清她到底是夜思思还是言晚了。

这是百奇特地制作的面皮,如果不用特殊手法卸下来,就会一直完美的贴合在脸颊上,长长久久的让人看不出破绽来。

时间,甚至是可以维持一年以上。

特殊的卸下来的手法,百奇也是教给了言晚的。

言晚将工具带到卫生间来,就在洗漱台上开始卸面皮。

她边弄边说道:“你别盯着我,这画面不太雅观。我卸好了给你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黎辰从善如流,移开了视线,开始做他自己的事情。

但是他眼角的余光,却始终落在言晚的身上。

好一会儿之后,言晚经过繁琐的程序,终于将那张面皮给卸了下来。

她用清水洗过,镜子里,久违的出现了属于她的脸。

沾着水珠,不施粉黛,精致的五官,清秀漂亮。

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张脸了,现在看到,有一些陌生感,却更有归属感。

这才是真正的她。

言晚。

她拍了拍脸,露出最好看的笑容,扭头看向霍黎辰。

“老公,你看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言晚就惊讶的僵住了。

,content_num